不要“713”,我们一定会找到新家的!

年底房租就要到期了,于是便开始找房。一开始我只是在自如APP里筛选,后来发现其他平台的房子很便宜,图片看上去也不差,于是我开始联系中介公司看房。
陆陆续续看了一个月,终于在上周四看到了一套复试loft。我跟小陈同学去看的时候,上一任租客刚刚搬走,它还是没有打扫的凌乱样子。可是我俩从未住过复式公寓,也很向往整租一套房,享受不被外人打扰的生活。于是毫不犹豫交了4000定金,签订了定金协议,约定4天内签订正式合同,过期或者违约不租都不退定金。然而就在交了4000定金之后,中介业务员突然说之前口头答应我4000一月租金不能实现,最低要4300。当时我被心中的喜悦冲昏头脑,稍作思考后也答应了,完全没有想过会这会令我俩在接下来的三天心痛万分。
第二天,中介告诉我经过了他们一天的努力,原本凌乱的房子已经完全收拾好,可以入住了。于是我俩早早睡觉,第三天醒来后直接去了新房里,准备签正式合同。然而我俩看到“打扫过后”的房子后却傻眼了——厨房和浴室的水龙头不能正常使用,一个水花四溅,一个摇摆不定;储物间有上一任租客的物品没有清理;地砖有几处隆起;卧室墙面有十几个钉子留下的空洞;我们甚至发现浴室墙面的瓷砖还消失了2整块!就在我纠结要不要接受这些“小问题”的时候,小陈同学说房号713听起来像是“妻要散”,会不会预示着要妻离子散?那时候我开始有了放弃4000元定金,另寻他处的念头。于是准备再看看其他房子,希望能有更好的选择。
第四天,也是约定签正式合同的最后时限。我俩经历了一整天的奔波,还是没有找到完全满意的房子。最后我俩驱车回到先前交了定金的中介公司。停下车我心中的还是犹豫不决,于是给我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。通话时间并不久,甚至连平时她拉着我唠家常时的1/3都不到。但就是那一小会时间,我觉得心中的压力和焦虑减少许多。但我俩还是没能狠下心放弃那4000元钱。
“我们先去吃饭吧”,我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小陈同学说。“好的!我们去吃水饺吧!”,他看着我,我看着他,我俩笑的很好看,笑得很勉强。
“我们掷骰子吧!单数租这套房,双数租下午看的那套。”,她说。“好的,来吧。”,于是我们拿出手机各自摇了一颗骰子,3点和6点。“刚刚说要到单数是怎么样来着?”,“忘记了……”,“……,我们再揺一次吧”。于是我们再次摇了一把,6点和2点。我先开口:“摇骰子的那一刻,你心里想的是哪套房?”。“我想的是这一套……”,她回答。然后我俩又沉默了。
我挠头挠了很久,却又不敢用力,我怕为数不多的头发坚守不住自己的岗位,想要落进我的拌面里给我提升拉面口感。
也不知道是害怕变成秃头还是觉得饭馆其他桌客说话声太吵,我拉起她的手说走吧,放弃这里吧。
坐上车里我对她说:“我不要妻离子散,就凭这“713”我就不租了”。我说的很大声。她笑的很灿烂。我没笑,因为我在开车,我需要认真观察路况,不能让情绪有太大波动……
回到家脱完鞋洗完手,回房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窝在被子里,刚刚接通电话。从她用带有浓重鼻音的方言中,我大概听出来她也是在跟妈妈诉说这几天的遭遇。我没敢过多打扰,就是凑过去轻轻地啄了一小口,然后侧过身打开了抖音。
今天的风真大呀,我心里想着,把小陈同学的眼镜吹得饱含眼水,她悄悄地抹了一次又一次。但她绝对不是在哭,因为她的气息很平稳,思路很清晰,语气也很平缓。
她和妈妈的通话时长也不长,挂完电话她对我说:“我妈妈也跟我说这钱就当不要了……”
在此之后,我们没有再提这4000元,仿佛只是掉了5块钱一样。
然后她说要抱抱,我抱住她,她也抱住我,我感觉并没有很用力,可是为什么感觉今天的抱抱让我们贴得很近,比以往都要紧……

我们一定能找到新家的​!至少今晚的梦里我能够随意建造。